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誰是不適任教師


立報88、1、1

是誰說過?有什麼樣的社會,就會有什麼樣的教育。所有的教育現象都是社會生活的一面鏡子。校園中,長久以來存在的不適任教師問題,各界熱切期待教評會展開自清運動,消除這些教育界的「殘餘」部隊。這真是天真的期待,有這樣的期待的人可能洋墨水喝太多了,實在不了解中國人的民族性。

近年來,有鑑於校園內熱鬧騰騰的幾道「民主」大菜快速端上桌,校園倫理更面臨全面的衰頹、敗壞。我不禁大歎,莫非這個立意良善的教師法,是對岸派來存心瓦解人心的反間陰謀。不信,你看:「學校教師會已然成了某些教師私人野心的表演場,而教評會呢!更是給予學校當權者上下其手,聘用遠親故舊,大賣人情或職位的大好時機。有時,我忍下住要問:究竟什麼是民主?長期受到權威控制的教育界,只能以組織工會展現活力和自主性?聘用教師難道是教師們最重要的貴任?把義務教育階段的師資聘任,毫不設防的「權力下放」.教育行政部門是否太不負責任。在以往「不怎麼民主的時代,貧寒人家的孩子考上師範學姣當老師,是多少窮人家庭的美夢。而今,如果沒有門路就連實習郁有困難呢!民主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呢?這樣以選才為名,實則極易徇私的惡法發動之後,間接也阻擋了社會階層的流動。使原本就十分僵化又保守的校園,教學與行政的衝突繼續升高,校園內人心紛擾不息、惡鬥不斷,加速學校「政治化」的腳步,原本單純的教師也習得幾手政治鬥爭的高招,以備不時之需。這套「反民主」的教師法,將讓我們社會集體倒退三十年。

更何況,國人慣有「棒打出頭鳥」這種反智傾向的惡俗風氣。教評會若沒有糾舉出任何不適任教師,那麼,那些自認領先風潮、真情演出,卻又不諳人情」的改革派教師,可要大大小心了。當整個大環境仍然十分頑固保守的時候,走得太快,恐怕很危險。說真地,在學校裡,當一個平庸的老師比做一位秀異的教育工作者,容易太多啦!

誰是不適任較師?誰能真正蒞臨教師的生命現場?由於人們對於教師道德的過度期待,促使教師人前人後的生命演出有很大落差。誰又能走進稚弱的兒童生命現場?隔著矇昧的時空以及易受控制的不成熟判斷,小孩說的話有時當不得真,有些小孩甚至會陷害大人呢!有些事連大人都不一定清楚,何況小孩。那麼,不幸因不當體罰,被媒體揪舉出來的教師一定是不適任教師嗎?那可不!修理學生的老師雖然理虧,但是心可能還是「熱」的:真正「不愛」學生的老師,很清楚自己的問題,所以絕不可能讓「問題」上身。因為「良知無從量化,愛心更難衡量。無知又無愛的教師,永遠知道如何求生存。中國文化向來包容和氣無能的人,卻勇於追打特立獨行之士,這是我們不能不知的事實。

由此可知,不適任教師的存在,是文化層面的問題,單靠制度是解決不了的。或許我們真的需要來一場徹底的心靈改革,大家分頭去尋覓那久久不見的良知、和把別人也當人看的愛心吧!至於教評會,最好不做任何期待。

(立報88、1、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於發表留言的身分:選擇(名稱/網址),網址可留白。或選擇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