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4日 星期三

我們的菜市場



我在菜市場擺攤賣衣服已經進入第6年了。台灣多數室外的菜市場,不但既髒又亂,而且幾乎都是違規占用了騎樓空間。

有一次,我在華榮市場跟一位賣棉被的冰友聊天,他租了整間店面。我問他月租金多少,他說27萬。我說,這划算嗎?他說還可以!原來他把店前的騎樓分了兩個6×9的攤位,一邊日租3000元給臨時攤,單單這兩個攤位就幫他擋掉了18萬的租金啦!

有一回,我去雙連市場,房東租我半間騎樓一天也要3500元,結果那天我總共賣了4500元的衣服,結算之後,我賠錢啦!臨走時,我跟房東抱怨:你看你多好賺啊!一個早上就賺到7000元,我忙了半天,卻還賠錢啊!

豈知房東笑了笑說,一天賺7000塊錢哪算多,隔壁太太,有一間又一間又一間的店面,總共十幾間,她賺得才多呢!

天啊!這些菜市場的房東真的賺好大,而且全都現金交易,一毛錢都不用繳稅,如果祖宗積德,把房子買在菜市場內,那真是個永遠賺不完的聚寶盆啊!

租金雖然貴了些,這還算是正常的狀況。

菜市場還有一種「組頭」,是專門把某些熱門的好位置先用便宜價租下來,然後再轉租給攤商。這些組頭如果租1000元,轉租出去最少都是2000到3000元。有些房東看到「組頭位」租金大漲以後,原先日租1000元的攤位,全都變成2、3000元了。

這些組頭可以說是菜市場的吸血鬼,靠吸取攤商的轉租費過日子。在景氣好的時候,大家都能賺到錢還沒什麼關係,但是現在景氣一年比一年差,菜市場的租金又那麼貴,這些擺攤的冰友,辛苦全寫在臉上,連求個溫飽都很困難啊!因為那「多」出來繳給組頭的1、2000元,可能就是每天辛苦所得微薄的利潤啊!

去年高速公路一大早發生了好幾起重大車禍,被撞翻的幾乎都是我可憐的菜市場冰友啊!看到車禍現場散落滿地的貨品,以及死傷慘重的攤友們,想到攤友們一家老小,我的心在淌血啊!現在菜市場擺攤,租金幾乎都是天價,貨品利潤越來越低,加上景氣真的不好,北部賣不好,就往中南部跑,可是路途遙遠,一早心急趕路就出錯啦!

遽聞去年台北市政府正在給菜市場做衛生評鑑,新聞報導景美市場得到全市最後一名。網路上有人為景美市場叫屈。我認為台灣所有的菜市場或夜市,除了室內公有市場以外,所有違規佔用騎樓的市場,要嘛乾脆就地合法、不管是攤位、雨遮、水電還是廁所,都好好規劃,再讓房東繳稅。把攤位租金定個上限,讓吸血的組頭無利可圖。或是全數取締,全面性的把菜市場或夜市納入前瞻建設的一環。將改建菜市場納入政績。

菜市場和夜市提供了全體國民極其方便的貨物流通管道,菜市場與大家的生活是這麼樣的密切,幾乎可以說,台灣多數家庭主婦,生活都離不開菜市場。但是幾十年來,我們的執政高層,對於類同第三世界,既髒又亂的菜市場,竟然全都視而不見!

我們已然有了快速便捷的高鐵和捷運,為什麼不能擁有更現代化、更乾淨的菜市場呢!

我們的菜市場

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

“無添加”的“化學醬油”?????


                             
過年期間
隔壁雜貨店關門休年假
我去美廉社買了一瓶醬油
品牌很大
天天在電視做廣告
所有醬油都“裸裝”放架上
只有這一款是用紙盒包裝
價錢139
還煞有介事地寫著很大的字
無添加
我買回來醃了肉排
第二天一看
肉色是焦黑的
醬汁有刺鼻臭味
原來我買的是“化學合成”的醬油
冒充無添加的“發酵醬油”
我打電話去公司營業部
接線小姐說
我們這麼大的公司
不可能做這種事
把電話轉出去後
無人接聽
我捨不得把肉倒掉
今天吃了一塊
整個下午
口乾舌燥
超不舒服
化學醬油是吃不得的
據說致癌率非常高喔
明天我會打電話給1919
食安專線
誰說大公司就不敢違法
台灣最傲人的奇蹟
就是居然有那超大的上市公司
公然賣回鍋油
而且還通過了層層檢驗
那就是“頂新”啊
其實
收回鍋油再製
每個國家都有人做
底層民眾沒錢貪便宜嘛
但是
上市公司敢這樣搞的
也只有鬼島台灣啦




2018年2月14日 星期三

父母永遠不可能是孩子的朋友


旅日女作家十分自豪地說
自己與先生是永遠平等的朋友關係
而且雙方還彼此約定
隨時允許對方有100%的自由
而對於一雙兒女
女作家也自認
親子關係也像朋友
天啊
看到這兒
我為女作家捏了一把冷汗
女作家也未免太樂觀啦
請問
現實世界裡
有哪個孩子真的願意把父母親當朋友的呢
如果孩子們只把父母親當成朋友
那麼
孩子需不需要指導者呢
孩子們在幼兒期或兒童期
自主性 判斷力 思考力都不成熟的階段
孩子可以完全不必接受父母親的指導嗎
孩子真的只需要朋友
不需要父母嗎
這樣完全自由長大的孩子
會不會變成無法無天的小霸王
或是完全沒有危機意識的自大狂呢

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

老大哥的千萬存款


我去猴洞幫三貂嶺的舊里長找房子時
遇到這位老大哥
我看到他屋頂上炊煙裊裊
想說
真是今之古人啊
現在煮飯燒柴的人可是很少的啊
我走進屋裡去問他
順利租到老大哥隔壁的房子
昨天
我去看舊里長整理房子的進度
他告訴我
這位老大哥雖然有三個智障的孩子
但是卻沒有辦法申請低收入戶
原因是當年老大哥在台灣經濟風風火火的七八十年代
靠著勤奮樸實的態度
在菜市場賺了很多錢
據說存款大概也有千萬
所以申請低收入戶
根本不可能通過啊
這事
其實
讓我好生感慨
七、八十年代的台灣人
只要不是領死薪水的低階工人
隨便路邊擺個地攤或開計程車
收入可能都是我薪水的幾十倍啊
軍公教在那個年代
十足是被剝奪賺錢機會的新貧階級
誰也沒想到
八十年代以後
台灣經濟江河日下
再也回不了頭
領個稍有餘裕的退休金
在政黨刻意操弄攻訐下
被批判得體無完膚
退休金
最終將只剩下32160
接著
我們馬上就要“重溫”年輕時的貧窮惡夢了啊
延伸閱讀
我恨國民黨
到底是誰受到了社會剝奪

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

也是選舉惹的禍


三貂嶺的一整排房子
最近被地主告發侵占
居民因為年代久遠
住了三代的老房子
都沒去做“房屋登記”
官司敗訴
立馬被拆
居民們欲哭無淚
舊里長夫妻居然住在冷風颼颼的涼亭裡
在這寒流來臨的冬天
讓人十分不忍啊
我問新任里長
房子拆了
地主能做啥
他說
這是河川地
不能蓋房子
啥也不能做
天啊
這地主買這土地當時
應該是不清楚這狀況
更慘的是
為了討回土地
跟居民打官司打了10幾年
據說也花了上百萬元
我聽旁人轉述
據說後來地主十分後悔
因為害得村人流離四散之外
自己也沒得到任何好處
真是害人又害己啊
其實
我隱隱覺得官司背後
有著一種詭異的氣氛
有人為了選里長
故意在官司訴訟期間搧風點火
拆房
逼走某些跟自己不合的人
所幸
最近
我幫舊里長已經在猴洞找到了間石頭房子
屋主以很優惠的條件出租
舊里長整理好之後
就會從冷颼颼的涼亭搬到猴洞去了喔
地主賭氣拆房
真的還不如大家好好商量
讓屋主按時繳納租金
還更划算哪
從瑞芳、九份到平溪、菁桐
很多老房子都是沒有權狀的
有的地主也早就失聯
根本沒來收租金啊
可是
現在的法令越趨嚴格
非住宅區土地
一律禁建
買這些地區的土地
或國有林地
都要很小心
其中國有林地不但拒絕轉讓而且不准轉租
千萬別花冤枉錢
買房或買地之前
最好去地政事務所

把地籍資料查清楚再說

我的鄰居癌友


我山上的鄰居
今天又去醫院做化療啦
雨霧濛濛的山裡
院子裡靜悄悄的
只有一群餓得皮包骨的貓咪縮在牆角
看著愈顯得寂寥
我上回勸他
化療別做啦
看他桌上堆著滿滿的o
我說
喝碗魚湯可能比吃o素好啊
最近o素不見了
我去瑞芳買菜
都嘛會多買兩條鮮魚送他
就算是我的“癌友”吧
以前他雖然一直都對我不太友善(故意在我的出入口放一隻超兇的大狗嚇我)
我就當做忘了啊
老天也有好生之德啊
看他日子應該也不多了
我也不免有些兔死狐悲物傷其類的感覺啊
生命這麼短暫
他大概作夢都沒料到自己這麼快就要跟人生告別了吧
其實
癌症如果早期發現
開刀拿掉
存活率都蠻高的
身上長出腫瘤
就像糖尿病 高血壓一樣
就是全身循環出現了問題啊
水喝太少的就多喝水
工作太勞累的就要趕快放下工作多休息
太閒缺少活動的
就趕快出去找事做或多運動(像我跑出去市場賣衣服就對啦)
一定要馬上改變原來的生活習慣和思考模式
我罹癌之後的日子
說真的
過得比之前任何時期都更開心更踏實
我把每一天都當最後一天在用
煩惱全部跑光光
我幾乎要感謝我的癌症啦
我的鄰居是末期食道癌
雖然食道癌癒後都不錯
但是
我看他
是不太樂觀了

2018年2月11日 星期日

原來股市大跌 就像百貨公司週年慶啊


今年開春
其實
我是有危機意識的
到底
大盤已經漲太久了啊
所以
我就挑了幾隻殖利率還不錯的股票先買了
豈知  越買越多
完全忘了危險
自以為防禦型股票
而且又在長線低檔
應該不會有事
哪知米國道瓊竟然大地震
連我的配息股也一起被拖下水
看看存摺
原先留了一百萬要等低檔加碼的錢
不知不覺地都用光了
原來
股票沒理由的大跌
其實就像百貨公司週年慶啊
女人最愛週年慶撿便宜啊
問題是你最好平常很節儉
資金控管好
否則
錢都花光了
週年慶也只能流口水罷了
這回大地震
我學到的 一課是
沒事別亂進場
等週年慶開打
才有便宜貨可撿啊
記得曾看過一個報導
有個女生
平常都不買股票
一年只進出幾次
而且都是股市大跌的時候才下手
每次都賺很大喔
原來
忍耐
才是投資股票
最重要的修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