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7日 星期二

穿白衣的黑道


                                                                           
                                                     照片來自林美愛臉書東京自由行2016
                                                                                                                 

民國七十九年

我投保南山人壽儲蓄險

每個月繳2900

二十年期

領回110

當年投保時

活存利率近10%

豈知

民國九十九年我贖回時

利率卻只剩1.%

粉明顯的

經過二十年的變化

我買的這張保單

保險公司是賠錢

但是保險公司難道可以因為環境改變

利率降低

而不認這張保單

當然不能

因為這就是定型化契約

同樣的道理

今天民進黨

口口聲聲檢討軍公教退休金

企圖誤導大眾

三十年來

由於政黨政治的拉扯

財政紀律的不彰

種種因素所導致的經濟疲弱

通通歸因於軍公教退休金領太多

讓軍公教頓時成了全民公敵

政府原是我們的雇主

政府財政敗壞

三十多年來

主其事者 有權利的高層

通通無人追究

馬政府時期通過的陽光法案

也只是形式

財產來源不明完全無罪推定

無數的貪污導致的財務黑洞

根本無人聞問

更有些地方首長

大興土木

搞到全縣薪水都發不出來

今天

軍公教不但要擔負導致政府財政敗壞的罵名

後半生還必須無災無病到死亡

因為

政府只願意給我們最低生活水平的退休金

政府大刪退休金

讓所有軍公教老來無依

連生病的權力都不能有

這政府難道比一家瀕臨倒閉的保險公司還沒種嗎

這種柿子挑軟的捏

欺善怕惡的醜惡行徑

簡直比土匪還要可惡

這是穿了白衣的黑道在治國

全體軍公教

如果繼續裝沒事

你的晚年

將會過得無比悽慘

希臘發生財政風暴時許多退休老人自殺
因為

他們說

他們不願意過沒有尊嚴的生活

親愛的退休同仁們

我們為國家奉獻一生青春

絕不容許政府帶頭違約

搶劫我們的退休金

修法可以

但絕不允許回溯既往

只能訂出落日條款

否則

我將以死明志

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誤我青春三十年

                                              台灣百岳之美   冬季的合歡山    陳崑盛
今天中午

我在有機店買菜時

店員小姐關心的問我〈她們都知道我在市場賣衣服〉

最近生意可好

我說

不好

沒賺到什麼錢

不過

每天忙來忙去

挺開心的

我說

我好愛好愛菜市場

賣衣服比教書還有成就感喔

我自認是個超級認真的老師

但是教書三十年

卻從來沒有什麼成就感

相反的

我經常感到挫折

她們附和的說

是啊

現在的孩子

越來越難教了

我說

還好啊

孩子總是孩子

孩子都是口愛的呀

我受不了的是“大人”

家長粉難教啊

偏偏孩子們的問題幾乎都是家長或環境造成的

家長不合作或改變觀念

老師也粉無奈

而且

家長們

各色人等都有

老師們即使花了百倍心力在學生身上

一時之間

家長也未必看得出來

只要有一個家長不喜歡你

他就有機會投訴你

到處告你的狀

把你的所有努力化成烏有

教書啊    真不是人幹的呀

而且 以前老師待遇好差

學校一大半是代課老師

我領低薪領了快二十年

圖的是政府能給我一份穩定的退休金

政府這樣不留情面的砍我退休金

早知道

我應該提早二十年離開學校

出來自謀生路

我自認我還有一點做生意的頭腦

可惜

時間已經不在我這邊

我已經“老”啦
  

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台灣”真的粉像“希臘”

                                 
                                    圖片來源 台灣百嶽之美  王棟慧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一上台

馬上向“毒梟”宣戰

未經審判

兩個月立馬“殺”了2400

美國總統歐巴馬說

美國吸毒死亡人口遠遠超過車禍死亡人數

歐巴馬誓言任內要大大降低吸毒人口

台灣總統甫一上台

隨即向“一生青春奉獻給國家”的軍公教“宣戰”

誓言“不鬥倒軍公教 絕不罷休”

有這樣的總統

我們還需要敵人嗎

台灣不必然是希臘

但是我們的領導者

面對上層政府管理階層與財團

是百般呵護與讓步

面對手無寸鐵的政府基層員工

是多麼色厲內荏 不假辭色

美國國債高達十九兆美元

信用市場總負債是五十九兆美元

到目前為止

兩位總統候選人都還沒宣佈“美國即將破產”

我們的國家

多麼不幸

選出的總統

居然與自己的政府員工為敵

而且大言不慚

年金改革

將溯及既往

公然違背法治國家的基本信念

也許

我們真的粉像希臘

但並不是軍公教領的退休金可能拖垮財政〈希臘公教人員佔總人口數的四分之一〉

而是政府管理階層真的粉像希臘

希臘是一個“出走型”社會

有錢人不繳稅

以移民其他西方國家為榮

希臘行政效率非常差

財政紀律毫無章法

貪污情況也粉嚴重

我們其實真的粉像希臘喔

延伸閱讀
陳文茜 希臘 起風了
“大戶”投資失利 政府壓著銀行買單兩千億
完全執政完全分贓完全搶權
轉貼
蔡政府「執政決策協調會議」開了兩次,都引發重大爭議。第一次,讓《勞基法》修正草案在完全未經討論下,即草草送出委員會。第二次,則做出補提名監委,及未來中央的三級機關首長「一定比例可採政務任用」的結論。論對國家長遠的影響,未來三級機關首長任用方式的改變恐將重創文官體系,遺患至為深鉅。
依《中央行政組織基準法》,三級機關首長除性質特殊且法律有規定得列政務職務外,其餘應為「常務」職位。換句話說,三級機關首長任用文官是常態,除非極特別的情況,才得以政務任用。目前行政院約七十個三級機關,授權可以政務任用的,也只有衛福部中央健保署而已。
原來的法律設計,原因顯而易見。首先,中央三級機關多屬政策執行單位,政策制訂權力則在部會首長手上;其次,由文官擔任三級機關首長,可確保一定程度的行政中立;第三,若干三級機關性質,如法務部調查局,兼具敏感性和專業性,尤須避免被政治掌控。第四,可健全文官升遷管道,讓文官得以由下而上循序擢升,可長可久。
新政府以「活化人才進用管道」為由,要將一定比例的三級機關首長改為政務、常務雙軌制,理由十分牽強。目前一級機關、二級機關已是政務任用,三級機關作為院、部會之下屬,豈敢不服指揮?更何況,即便只是常務任用,三級機關首長的去留,仍可由部會首長決定,只是須從文官體系裡找人替換罷了。
「人事總處」說明的另一個理由,就更加荒謬:「為免其專業因面對政治干擾而受影響」。蔡政府要增加政務任命,就是為了方便中央把手伸得更長更深,目的如此明顯,竟然還敢說是為減少政治干擾。這種理由,除了新政府上下,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截至目前為止,人事總處仍未提出相關法案的修改細節,只說要限制「一定比例」,然後「政務常務雙軌」。這是先射箭再畫靶、先定目標再找理由,政治脈絡再清晰不過。簡言之,新政府之所以要增加三級機關首長的政務任用,不是文官體系中找不到人才,而是新政府「不信任文官體系」。因為不信任,所以必須引進更多「自己人」到政府體系。
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內閣若干政務官仍任用藍營色彩人馬,綠營對此頗多不滿。事實上,這一方面是蔡英文的政治平衡策略,另一方面也是民進黨在中央及地方皆執政,各方面人才供應不繼之故。且看,連許多綠營公職的「機要」人員都已上陣進入部會任職,甚至連國營事業都不放過;現在,蔡政府還要把手伸到三級機關,只能說欲壑難填,漫無止境。
這種「分位子、搶權力」的邏輯,同樣體現在這次協調會議的另兩項結論──「補提名監委」和「放寬外交駐外領事人員資格限制」上。多提十幾席監委,就是多了十幾個位子可供分派,並藉此遂行民進黨所謂的「轉型正義」,追殺馬政府。至於放寬外交人員資格,則方便總統讓一群親綠人士可以不需外交專業即能搶到駐外肥缺。總結這次協調會議結論,就是「國家名器大放送」。
最諷刺的是,無論補提監委,或放寬三級機關首長政務任用,都是過去民進黨大力反對的政策。其中,「廢監察院」是民進黨一貫主張,如今補提監委,卻成了「保障人權」。交通部前部長葉匡時曾想要把將成立的「觀光署」改為政務任用,卻遭民進黨反對,理由就是「破壞文官體制」。如今不惜自我打臉,又一個令人驚嘆的髮夾彎。
無論是「中央行政組織基準法」或各中央機關的組織法,在多數暴力下,恐怕沒什麼擋得住已經完全執政的蔡政府。但當完全執政變成了完全分贓、完全搶權、完全卡位,這種執政者又把人民的福祉放在哪裡?


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如果沒有選舉


由於政黨惡鬥

台灣經濟不斷向下沉淪

年金改革

表面冠冕堂皇

實際上是充滿政治謀略的惡意追殺

〈軍公教多數是藍營支持者〉

我不禁懷疑

華人社會真的適合這種多黨競合的民主方式嗎

為了選舉

為了政黨利益

某些政黨不惜公然犧牲多數人民的權益

完全棄國家民族前途於不顧

撕裂族群  階級  職業  

刻意製造對立、分化

以吸引社會偏激份子的青睞

獲取所謂多數民眾的選票

我最近常想

民主這東西

搞不好是「橘逾淮而枳」

多黨政治

西方人運作得好好的


為什麼到了華人社會就「變形」?

延伸閱讀:

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

遊行之後


由於主訴求太奇怪

號稱25萬人上街的軍公教9.3大遊行

就像一場大拜拜般

完美的結束了

主其事者

沾沾自喜

自認粉成功

完全無視於外界的酸言酸語

關於這次遊行

我最不滿意的是「要尊嚴 去汙名」的口號

或許啦

如果一開始

口號喊得太精準 太明確

可能就會有些「後座力」

譬如

「先改肥貓 再改基層;藍綠高層掏空台灣,軍公教基層揹黑

鍋」之類的口號

恐怕就會有點尷尬

因為這次遊行中

果真「冒出了」幾隻大肥貓

你想

當改革都還沒開跑

就想要高層先「自宮」

怎麼可能

所以主事者才會喊出這麼「無說服力」的口號吧

其實

說真的

口號喊出來

將來也未必真會這麼改

口號只是號召基層與給外面社會大眾聽的

但是帶頭的

居然連這樣的口號也不願意喊

足見

這些一輩子奉公守法的公務員老師們

心態上是多麼的「畫地自限」和「坐井觀天」啊

姑不論藍綠高層這幾十年來

如何作賤這塊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

但有這樣心胸狹隘的公務員老師們

難怪國家越來越貧弱越來越沒競爭力

這彷彿是一鍋攪不動餿掉了的隔夜粥呀

我第二個不滿是

遊行中出現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為了不讓主訴求失焦

國旗與深藍的聯繫

應該儘量避開

絕不能讓人見縫插針

但是

帶頭的居然毫無警覺

真是令人遺憾

遊行前一天

我去火車站參加了遊行前一日

最後的一場記者會

我看到幾位發言人

居然還在鏡頭前抱怨以前待遇太差

考進師專多麼不容易

天啊

他們會不會跟這社會距離太遙遠了呀

害我聽得差點要去搶麥

後來我忍不住去找某位年金改革委員會的大聲公

想要說出我的焦慮

這位在教師會頗有影響力的老師

平日也常為自己的理念發文發聲

卻對我說

你不要跟我說話

我不想聽

而且還不忘吩咐我

你不准跟媒體講話

你有本事

你去寫投書啊

天啊

這是什麼奇怪的態度呀

這人恐怕是自滿自大到爆表了吧

我悻悻然離開了會場

心中滿是疑惑

我當然知道

公務員的心理特質其實就是安分守己 奉公守法

因為上級上面還有上級上上級

層層官僚制度把你壓住

讓你什麼都做不了主

老師們的心理特質就大大不同了

老師們也許人前可以溫良

但是教室門一關

老師們啊

個個都是山大王

你要當什麼樣的老師

完全「沒法管」也「沒人管」

再加上二十幾年來

原本立意良善專為協助老師們「自我成長」而成立的教師會

其組織運作居然充滿了政治鬥爭與衝突、算計

距離當初成立的宗旨越來越遙遠

這些掌管、參與教師會組織的老師們

個個都身經百戰、 像鬥雞般

滿滿的自我防衛

全身長滿了刺

這也應驗了我一向的觀察

人類社會的所有組織

為了維持順利運作和效能

都不得不違背人性

所有的組織完成後

通常就是背離當初成立的宗旨的時刻

也許

粉快又會再來一場遊行

但是

大家來抓台灣米蟲
如果上谷歌搜尋「最受尊敬的十個職業」,很容易找到歐美人士尊敬的對象,包括救火員、醫生、法官、軍人等。美國軍人為國征戰四方,即使因政客的別有用心打了不該打的仗,但軍人犧牲、受傷卻是無日無之,對國家的奉獻有目共睹。美國人民普遍尊敬消防員和軍人,民眾甚至在麥當勞排隊點餐都會禮遇他們優先。
在台灣,情況剛好相反。當今社會大概沒有什麼職業還受人尊敬;各行各業在電視台名嘴的妖魔化、米蟲化的謾罵下,無論大事小事,動輒遭到鄙視與唾棄。台灣沒有受人尊敬的職業排名,但在名嘴口中,「最受鄙視的職業」近數月卻非「軍公教」莫屬。這股風潮,當然與民進黨多年來對十八趴、公教年金的汙名化有關。九三軍公教的十五萬人上街大遊行,反對的不是改革,而是針對性的貶抑和汙蔑性(例如米蟲)的羞辱。
民進黨對軍公教族群有針對性,並非空穴來風;只要比對一下該黨一年多前對國民黨推動「老農津貼」改革時之發言,即可看到強烈的反差。原先的老農津貼,只要投保農保「六個月」即可領取,顯然太過寬鬆,也衍生假農民充斥之弊,連許多「醫生娘」都投保。當時農委會主委陳保基主張修法從嚴設限,將六個月的門檻拉長為十五年,卻被綠營地方官鍾佳濱等醜化為「滅農計畫」。同樣是合理化政府支出,為何民進黨對兩者的態度有如此大的差異?若說其間沒有選票考量、沒有針對性,其誰能信?
蔡政府說,年金改革勢在必行,否則,每年有數百億赤字缺口,對未來世代不公平。這樣的論述,當然沒錯。公教年金入不敷出確實沖刷出一個財務大缺口,亟待填補;但是,過去幾十年政府因政策失當造成的財務窟窿,何止軍公教年金這一樁?台灣有千百個窟窿都需要修補,為何單挑這個下手?
我們稍作回顧,即可清楚幾十年下來政府不當的減稅決策,在國家稅基上挖出了多大的窟窿。一九九八年,李登輝總統時代推動的「兩稅合一」,完全抵減了股票大戶族的股利所得稅,每年稅收損失上千億;一直到去年,才改為折半抵減。這些享受抵減的股票大戶,當然是財政的米蟲;也因此,張忠謀才批評不繳稅的高所得者太多了。
二○○二年,陳水扁總統推動「土地增值稅減半」徵收,把炒作土地的所得稅賦減半,估計每年稅損三百億。這些炒土地的大戶,不僅是大號米蟲,也是台灣房地價格飆漲的元兇。再往前看,廿多年前,民進黨執政縣市首長開始聯手發放「敬老年金」,形同變相買票,也是地方財政惡化的濫殤,選票效應下導致各縣市競相跟進。這些發放敬老年金的首長,後來活躍於政壇,難道不算台灣的米蟲。二○○九年馬英九政府大降遺贈稅,二○一一年大降營所稅,當然又是好幾百億的米蟲侵蝕。蔡政府放著那些特大號的米蟲不處理,專對軍公教下手,又如何服人?
台灣號稱是民主社會,但我們選出來的中央及地方首長到處挖國家財政的窟窿,弄到今天這種難以為繼的地步,這是民粹當道下人民「自作自受」,怨不得別人。二、三十年的自殘,把台灣財政弄垮、經濟搞爛,投資不振、成長衰退,過去幾任總統誰也脫不了責任。
台灣面對今天的困局,就像所有「災難電影」一樣,群眾在危機時刻總是會彼此推擠、互相指責;這就是年金改革的背景。檯面上,有各種稅制、給付、繳納的不合理,東一個、西一個的財政窟窿,但大家不合力共同解決,系統性地研議出通盤方案,卻老是單挑十八趴、公教年金下手。十五萬軍公教上街,全教總退出年金改革委員會,不滿的就是這種選擇性和針對性。
台灣米蟲一堆,為何作為社會中堅支柱及公權力執行者的軍公教獨受鄙夷?

(民眾日報/本報記者陳建佳竹市報導)
台獨大老,前新國家聯盟中央委員張獻忠,針對爭吵不休的年金的制度指出,國家財政瀕臨破產,怪罪軍公教人員是沒有道理的,政府數十年來無法無天的統治模式,政治掛帥、無限上綱、無所不為的才是元凶。
張獻忠說,民選政治人物,上至總統,下至鄉鎮市長乃至於村里長等的薪酬,以及依附政治任用者,如:行政院之各部會及縣市政府內政務官,大法官、法官、檢察官等待遇無不優渥。這些當下的掠奪,才是腐蝕國本之所在,但是未見蔡政府提出針貶之計,他質問蔡政府為何不提出檢討與改革?
張獻忠指出,還有多年來施政不當,鑄成大錯特錯的財政紀律瓦解,好比核四草率興建,並不斷追加預算至數千億元,如今一聲令下,驟然喊停卻無人負責,又如枉法敗政,立法院為財團立法,與財團鏈結,如遺贈稅從50%降至10%;營所稅25%降至17%;獎勵投資免稅等,均造成國家財政邃速匱乏。這些始作俑者,才是國家財政敗壞的敗類,退下來後依然優渥受奉,無恥至極,而當政者竟然瞽目避談改革,這才是世代剝奪的醜惡。
張獻忠強調,全教總吳忠泰等隨統治者的魔咒走哄,真令人不寒而慄,杏壇因存在如此向統治者屈膝承歡之徒,無怪乎杏壇喪鐘怨響四起,也同時寵壞了統治者的囂張乖戾,所以年金若是破產,不是統治者A去就是腦殘無能的結果。
張獻忠提出解方說,蔡英文如果真要改革的話,請從妳開始做起:1、廢除總統、副總統退職禮遇條例。2、廢除政務官退職條例。3、廢除民選公職退職(屆期或連任失敗)給付。4、蔡英文帶領五院院長、立委減薪50%,共體時艱。5、採菁英政府,縮編政府架構、裁撤冗員。6、貫徹財政稅政正義,有所得必繳稅等稅務公平政策。蔡英文如有改革國家財稅秩序之真心,即應化繁為簡,理路分明進行全方位的改革,非只限軍公教族群,否則僅顯現蔡英文偏狹短視的治台盲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