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我的地攤日記之十八:桂圓∼看人低

                                 照片取自林彩雲臉書

今天

我在某市


看到某店門口


擺了一袋桂圓


我跟老闆娘說


我試吃一下


可以嗎


老闆娘看了我一眼




不行


這桂圓粉貴呢


我說


老闆娘


前幾天


我在三重某市場


隔壁臨時來了個賣桂圓的小姐姐


當她拿著一小盒桂圓請客人試吃時


到我面前


卻收走了


我說


小姐姐


讓我試吃一下嘛


她冷冷的說


同樣做生意


妳想吃


不會自己拿呀


我一聽愣住了


怎會這麼沒禮貌呢


後來


娘來找我


我買了200元給娘


收攤時我又買了400元


我趁機說


小姐姐


妳粉沒禮貌哦


那小姐居然說


妳再說我就不賣妳了


我妹知道我跟這位小姐買桂圓


我妹超生氣


妳命賤哦


人家看不起妳


連試吃都不讓妳吃


妳還這麼熱臉捧場


妳頭殼壞了?


我說大姐


沒想到


菜市場經驗老到的阿姐


也跟年輕人一樣勢利眼


我算是開眼啦


說完


我就走了


這回


我就真的沒買了

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乳癌日記之五十六:癌友會

                     照片來自林美愛臉書
前天

去參加許達夫醫師主辦的癌友會

我已經參加N次了

這次是最不愉快的一次

可能是我不斷提問和插嘴的關係

醫師不願意讓我跟癌友們分享我的經驗

以致我粉勉強的在最後匆匆說了幾句話

意猶未盡的離開會場

回家路上

我不斷思索

我有些不解

許達夫醫師在我罹癌開刀前

給了我極中肯建議

也推薦了林新醫院的吳聰醫師

開完刀

我沒做任何治療

只是買了電解水機、三大箱天仙液、四罐蜂膠和帶著一台五萬

元的德製調理機回家

其中,我對鹼性水敬謝不敏〈這是為罹患糖尿病的老公買的〉

天仙液喝了一半

蜂膠喝了一瓶

其他全都被我擱在牆角

至於調理機〈完全沒拆封送給兒子使用〉

我想

如果抗癌一定要吃這些昂貴的產品

那台灣能活下來的人

恐怕沒幾個

而且不斷把這些類似藥品的東西吃到身體裡

我還是有些疑慮

所以後來

我就不肯吃了

其實醫師如果讓我發言

我是不會那麼白目的把我這種想法說出來的

因為那是他的場子

原則上是一定要尊重的

醫師不斷強調

罹癌之後

要在生活做出徹底改變

像他

立馬從開刀房轉到對癌症患者的關懷門診

飲食習慣也給自己做了粉大的調整

不再吃那些垃圾食物了

就改變生活方式來說

我認為我的改變其實也是粉有參考價值的

我從一個退休老師轉變到菜市場奔波賣衣服的歐巴桑

我的生活方式改變得不可謂不大

周圍同學親友們對於我擺攤賣衣服

大家都非常驚訝

在生死邊緣繞了一圈回來

對於人際應酬我完全謝絕了

我需要更簡單的生活

我討厭複雜的人際關係

我的個性也因此變得更有自信更快樂

今年以來

由於天天勞動的關係

胃口大開

每天吃肉 吃魚

還有大量的青菜水果

我幾乎忘了癌症這件事了

我發現多數菜市場的攤友

都是極有同理心而且非常善良的人

比起我當年上班時的學校同事

真是讓我感慨良多

我常說

我的擺攤生活

使我最後的這段人生更加完滿而且充實

讓我覺得我沒有白活

我甚至要說

擺攤賣衣服的成就感和樂趣

勝過教書

醫師為什麼不讓我跟大家分享呢

難道是我不斷發問插嘴挑戰了他的權威感

因為在台灣的醫學環境

對於醫師的權威

病人是要像神一樣的尊崇的

我的行為讓醫師不快

不過

不管怎麼說

許達夫醫師給了我對於癌症的正確認識

化解了我對疾病的無知與恐懼

我還是衷心感謝他

儘管他可能不太喜歡我

但是以一個癌症醫師的立場

當你看到你的病人

從奄奄一息的瀕死病患

變成生龍活虎般的一個人

你還有什麼不開心的嗎

這不就是醫師最大的成就感和安慰嗎

我不解

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權變


昨天

和以前學校的老師們出遊

我問某同事

像你這種不太有才氣的人

為什麼會成功呢

他是個少數離開教育界之後

在外頗有名氣的企管講師〈第四台現在還有播他的課喔〉

更神奇的是他只有師大夜的最高學歷

在台灣這種學歷至上的保守社會

我粉納悶

他怎麼可能成功

席間

我們略為討論了當年某些頗有才氣的同學們的現狀

這些才高八斗的同學們似乎都失敗了

可見

才氣不是成功的要素

我呢

跟他抱怨了一大堆我對台灣現狀的憂慮

等我說完

他幽幽的回了我一句

別擔心

妳說的都是事實

但是

台灣人就像不結果的木瓜

需要更大的刺激與逆境

等到走投無路的時候

自然會找到出路

簡單一句話

點醒了我

讓我十分佩服

我想

這就是所謂的權變

我認為我這一生之所以失敗

就是現實感太差太不懂得權變的緣故

我當年跟毓老讀書可能讀得太早了些

如果我在入社會有了生活體驗之後

再來讀經書

說不定我這受到毓老啟蒙的人生哲學觀

就不會一直跟現實社會這樣的格格不入了

原來

懂得權變比起才氣學歷更是讓人成功的要素哩


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

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照片來自林美愛臉書
中秋節前

我妹做了極好吃的蛋黃酥

我興沖沖拿了一袋送給某人

我說

某先生

您有幸吃到我這香噴噴的蛋黃酥

是有特殊任務的

您呀

人脈廣

吃了之後

您得負責幫我拿幾張訂單來

否則明年就沒得吃囉

因為某先生私下老是誇口他跟某些政治人物粉熟

連立法院的多數黨團都買他的帳

也常跟他下訂單

他生意做得粉不錯

從立法院到鄉下小廟

他都拿得到訂單

工廠員工近百人

他也常捐款助學幫助貧困兒童午餐

這是個粉有社會責任感的老闆

說不定託他的福

我可以到立法院拿幾張訂單

讓老妹開開眼界

豈知

中秋節一晃而過

某先生看到我

極熱情的招呼我

老師你的蛋黃酥來得遲了

明年早點拿來

我一定幫妳找幾張訂單

然後

翻箱倒櫃的從一堆雜物中翻出一盒麻糬給我

我說

我老公血糖高 這是不能吃的食物

我呢

身體不好

也不能吃這個

他以為我客氣

硬塞給我

順便拿了顆柚子給我


這是全台灣最好吃的柚子

妳吃吃看

我一回家

打開這個寫著台灣省議會滿是塵灰的紙袋

看著五顏六色用塑膠袋包著的小麻糬

我立馬拿到公園給那位胖女人享用

這麻糬一看就是那種色素粉多、防腐劑超標

可怕的黑心食品

更別提它可能早已過了保存期限

某先生給我的柚子

倒是不錯吃

事後

我遇到這位老闆

我冷冷的打個招呼

我已經把他從我的朋友名單中開除了

我們鄉下人

平常省喫儉用

待客時都嘛是拿出最好的東西請客人

更別說送禮物給朋友了

那像都市人

通常都是把自己看不上眼或不敢吃的東西送人

表面上是盡到了禮數

其實

把不夠好的禮物送人

不但表示個人的小器

而且隱隱表達出對人的輕視

比不送還糟啊

以前張愛玲似乎在流言中說過這樣的話

窮人站在有錢人旁邊

就好像下雨天

人家拿著傘

那雨滴卻全滴在你身上呀

那慷慨的幾乎都是窮人

有錢人嘛

粉少人是不小器的



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

失職的母親


                                照片取材自陳清枝同學臉書
這位女士

身材嬌小

氣質溫婉

我拿了兩件上衣讓她試穿

第一件是造型新穎的純棉休閒衣

因為是大廠牌衣服

頗有設計感

穿起來相當亮眼 也顯年輕 有朝氣

第二件是小圓領 合身淺綠棉質上衣

是比較適合優雅淑女型的她

我大大推薦

豈料

這女人旁邊站了個表情難看的女兒

女孩大約國一的年紀

女孩反對母親穿正式衣服

因為那不合年輕人的審美標準

她大力反對母親買第二件衣服

而母親呢

在女兒強力干預下退縮了

原本感覺不錯的衣服

也變得沒信心了

我看著這個小女人

和她強勢的女兒

我恍然看到了我當年的自己

這位母親雖然極愛孩子

但由於她的缺乏自信

在母職上

不管她如何的努力

她都算是失職了

因為

沒有任何一個孩子是不需要母親的

但是粉糟糕的是

一個過度自信的孩子配上一個毫無自信的母親

這孩子從小粉可能就取代了母親的角色

母子角色易位

生長在這樣環境的孩子

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其實粉難說

孩子無法信任不成熟而且沒有主見的母親

當孩子日漸長大

她可能過度自信

因而對自己、對未來

完全缺乏危機意識

犯了錯而渾然不知

母親儘管焦心

卻無力施為

她可能不知道

由於自己的不成熟和缺乏自信

造成了孩子的早熟和老於世故

而且孩子永遠無法體會親心

一個沒有母親指導的孩子

跟孤兒院的孩子


也就相差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