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

六甲水田的女兒之〈六十二〉:有自信的人,不會刻意討好別人


前陣子,跟玉燕又通了電話,她說她印象中我還是那個躲在她身邊的小跟班,跟小時候一樣的沒自信,一樣有些憂鬱,有些偏激。她一點ㄦ都不覺得我有「長大」。

我在玉燕身邊當了六、七年小跟班,又受我娘那強悍的個性影響,從小到大,我沒有一丁點ㄦ自信。

我習慣在情感上依賴身邊的朋友,遇到事情時,喜歡找人給我意見。
在山上教書時,除了玉伶對我非常好以外,我粉信任我學姊。

三十年來,不管遇到了什麼不如意的事,我都嘛向學姐討意見,學姐以她精明過人的閱歷幫我解盤,通常也對我有粉大的幫助。學姐幫我走過諸多的人生低潮與不如意,學姊算是我人生中的貴人啊!

但是,正因為如此,我覺得我一直沒有擺脫我娘給我的負面影響。我自信心嚴重不足,總是用一種奇怪的方式,習慣用低姿態去討好身邊的友人,我老是把自己貶得粉低,我總是不相信自己的判斷力。

在情感上我這樣依賴別人,到底是件奇怪的事,朋友之間,應該是以一種平等互惠的原則來相處才是正常的。如果我對於別人沒有任何助益,只有需求,終究不是一般朋友的交往之道啊!

我希望我能擺脫我娘對我的負面評價,給自己長點ㄦ自信,在情感上真正的自給自足,與朋友交往時,不再那樣自卑,老當別人的跟屁蟲,甚至卑微的期待別人施捨給我的情感與善意,老是跟自己過不去。

到底我都嘛已經這麼老了,實在不應該這麼沒自信,而且老把一切歸因於我娘,我總要對我自己的人生負責啊!

最近,我們出去玩的時候,我都嘛說自己叫做「罔腰」,順便推銷我的部落格。有人真的就叫我「罔腰姐姐」,聽來粉親切。

寫這部落格,讓我找到自信,也找到了自己,我好像重新又活了一次!我正式宣告我將與昨天的自我告別,我改名啦,我的新名字就叫做「罔腰」唷。

2011年12月25日 星期日

一件五十元的二手衣


景氣真的變差了吧!

每個星期天,我來到這家位在大同南路的二手衣店時,都嘛人山人海。

一件舊衣或牛仔褲都是五十元,外套兩百元,許多太太小姐都嘛大包小包買了一大堆。

店裡有兩面小穿衣鏡子,每個人在成堆的舊衣服中間「尋寶」之後,就拿到後面角落試穿。

老闆粉有心,算帳時大家都有一張登記卡,記載購買的數量,買五送一。拿回家試穿,不合還可以退換。

我原本每天都在力行路的大菜市場閒逛,前陣子,菜市場突然出現了一攤攤的百元店,有些還是簇新的廠牌展示品。

我逛了一段時間後,遇到一位年輕美麗的小姐,她說她由於車禍請假在家休養,閑來沒事也天天逛菜市場。

我們遇見了幾次,對於挑選衣服的眼光,彼此也都給過對方積極建議。她知道我也是「愛買一族」,因此,推薦我到大同南路這家店瞧瞧。

果然不錯!

我幾乎每回都會挑到一、兩件合穿的衣服。

今天,我試穿衣服時,旁邊一位瘦瘦小小的姐姐,看起來粉和善,她告訴我,她已經「八十歲」了。

我嚇了一跳,八十歲了,還需要買什麼衣服呢?

可是,不管年紀多大,好像粉少女人是不愛買衣服的吧!

我覺得女人買衣服可能都是有心結的關係!也許大家都覺得自己不夠美,都有那種非得讓自己更美不可的心情吧!

所以,經濟條件不好的阿嬤,一樣天天在菜市場買便宜衣服。這種愛買一族,算是屬於自我概念不完整、缺乏自信的人吧!

我的手帕交女友從不亂買衣服,她粉專心存錢。年輕時,一起去逛街,她都嘛穿得邋邋遢遢的。

偶爾買化妝品,專櫃小姐都嘛愛理不理的。她說一點ㄦ也不在意,她是我周圍朋友中,錢存得最多的一個,算是個小富婆呢!

不知到了八十歲時,我會不會像這位姐姐一樣,還這麼熱衷買衣服。這麼老了買衣服,就怕「沒時間」穿囉!

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六甲水田的女兒之〈六十一〉:養子是永遠的「外人」


自從我娘嫁給我爸以後,我的祖父祖母就再也沒下過田了。說起這六甲水田,當然都是我父母親的汗水功勞。

可惜,我祖母過度算計,分家後立刻賣田,六甲水田以非常不可思議的低價早早就賣了。她沒來得及享受台灣經濟起飛房價、地價高涨的奇蹟。

據說一甲水田當年最高價格曾經來到四千萬,現在差多了,但也還值一半價錢〈兩千萬〉呢!我祖母差一點點就成了億萬富婆呢!如果她沒有那麼自私而且精於算計的話〈她一個鄉下女人,哪料得到台灣後來天翻地覆的經濟起飛呢〉。

我爸後來的說法是,很少有母親願意真心去愛別人的孩子,母愛是不能責備的天性!老爸好像最後也都看開了。

我最小的叔叔與我同年,他初中畢業沒繼續讀書,聽說開了牛肉麵店,賺了不少錢,但是操勞過度,現在在洗腎。

二叔則癱瘓臥床三十幾年,近年才過世。只有三叔還在鄉下種田,叔叔們則把賣田的錢,都在台北買了房子。我父親對他們貢獻不少呢!

根據時價,一分地大概可以買半間新北市地區的公寓。

不過我們從沒來往!

我祖父母過世時,我們這一房沒人回去,前幾年我與老妹回鄉下時,尚未過世的阿嬤曾問過這事,我們都裝傻,假裝不知道。

由此可見,我ㄚ嬤是粉愛「面子」的人。她可能認為她並沒有對不起我們這一房。

我今天出遊時,與一位姐姐談起我父母在家鄉的不平遭遇,以及我ㄚ嬷對我們沒回家鄉奔喪的不諒解。

這位姐姐說我應當在阿嬤面前,明確告訴她我父母所受的委屈,讓她對於自己的行事為人有一個反省,阿嬤也才不會帶著怨恨離開這個世界。

這個看法十分正確,可惜我從小受到阿嬤的心理威脅實在太大,我沒有勇氣與能力適時為我的父母伸冤。我阿嬤前幾年已經過世囉。

寫這些陳年往事,只是為我爸我娘做個紀念,他們受到那麼大委屈,村裡沒人為他們說過一句公道話。

他們為家人奉獻前半生,最後還是被家族視為毫不相干的「外人」。

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貪污如果是一種文化,午餐回扣就是「歷史共業」



貪污如果是一種文化,午餐回扣就是「歷史共業」。

回扣,送的人「心安」,拿的人「理得」,絲毫無須覺得愧疚。

話說回來,我們社會中,真的只有校長們拿回扣嗎?

據我所知,幾乎所有的醫師每年出國旅行的費用,都嘛是藥廠買單(藥廠這些開銷難道不會轉嫁給病患嗎)。

我不知,我們生病時除了付費看病買藥吃之外,是否還需要替醫師付錢讓他們去旅行?

除了藥價回扣以外,其他醫療器材之類的採購呢?

醫生與老師都是傳統社會中比較受尊重的行業,然而粉不幸的也都無法倖免的受到這種「陋習」的汙染,更何況其他各行各業呢!

學校與行政機關這些違法的勾當,當然不限於午餐囉!其他諸如營建工程、電腦採購、教具採購、服裝採買,以及部份大學校的福利社等等,據說盈餘也非常驚人,這些難道都不應該徹底去查清楚嗎?

教育行政體系或行政機關,難道沒有「混水摸魚」的官僚嗎?學校裡這些炙手可熱的大校長們,是誰「造就」出來的?

其實,不管是公家或私人單位,簽約買賣的經手人,不拿回扣的,似乎粉少。因為,回扣,已經約定俗成的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份了。

坦白說,「廉能」從來不是我們社會的共識與選項。社會中多數人都嘛是隨波逐流,不願、不肯、也不會對許多事情,做出違背人情習俗的反抗。真正廉能卻貧窮的官員,多是死後才受到社會的重視與追思(廉潔的官員活著時通常沒有朋友,而且老被嘲讽是孤鳥)。

所以我認為除了中小學校長以外,還有許多大學、公務機關、行政機構等等……。

真要辦,就辦到底吧!

說實話,選前辦這種貪污案,只有馬英九這種政治白目份子才幹得出來(這也是小馬最可愛最讓人心疼的地方)。換成老宋或民進黨(坦白說所謂老宋政通人和的政治手腕,其實也有幾分和稀泥的成分啦),鐵定壓下來。

這些精於算計的政客們,粉少人願意為國家社會的長期發展著想。馬先生算是幾十年來的政客當中,唯一的例外吧!

然而,台灣,如果要晉身成為「現代化」國家,政府機關的「廉能」可能就是最重要的指標條件之ㄧ,由不得我們不重視。

馬英九先生雖然粉多表現不如人意,但是,他期待台灣走入現代化民主國家行列的誠意,應該是有所期待的。

也許趁著此番弊案,「殺雞儆猴」一番,部分校長們「身先士卒」的「犧牲打」,總算有代價啦!

否則,「柿子專挑軟的捏」,意義恐怕不大!

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做人不走「正道」,遲早要「遇見鬼」


今天我在隔壁樓下的聯宇服裝公司跟林先生買了一套運動服給我家這位大胖子,他腰圍太大,我幾乎找遍了台北,逛遍了菜市場,都嘛買不到一件他的褲子。

說到我家樓下這位林先生,他可真是奇才,幾年來,不管是金融海嘯還是經濟大蕭條,他的訂單源源不絕,從國外到國內,多到做不完。

我說,林先生,你生意做這麼好,你到底送不送回扣給機關學校呢?他說:絕不!

他說所有想拿回扣的校長送來的訂單,他通通不接,但是如果有單親、中低收入戶、殘障孩子等等的弱勢孩子,他一定免費奉送。

他說附近某些學校校長們也曾來談過,有些訂單他接,有些他不接。現在這一任校長最近因午餐回扣問題被收押。

他認為午餐回饋金如果用在學校或學生身上,他不反對,但是若是拿回家用,就讓他去關吧!

我說,可是,生意人投資大把資金與設備,萬一沒標到案子,豈不虧死!所以大家都嘛想盡辦法,鑽法律漏洞,送回扣給當事者,無奸不商嘛!

林先生說,如果沒有真本事,誰讓你投資呢!投資之前的風險控管自己也要負責呀!做生意不走「正道」,遲早要「遇見鬼」囉!這沒什麼好同情的啦!

更何況,這些午餐公司提供的午餐這麼差,粉多老師都嘛不願意吃〈正在成長期的孩子,卻被迫吃那並不營養的午餐〉,真是讓人看了非常的痛心啊!

2011年12月8日 星期四

校園怪現象之十二:「班長」症候群


在學校,許多學生從小搶著當班長,家長們也趨之若鶩,甚為鼓勵。

大家都嘛認為,孩子小時候,若能當班長展現「領導長才」,長大後必定「大有可為」。

我一向不太認同某些老師過度的把「權力下放」,讓小小孩「太用力」去管小小孩。

仔細想來,這事「後遺症」還真不少。

由於學校例行事務繁忙〈多數時候是臨時開會或例行會議〉,老師們分不開身時,班上若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班長,協助老師們管好秩序,老師們的確是可以比較「放心」的離開教室。

但是,這些夾在老師與同學之間的孩子,處境其實是粉尷尬的。

如果過度順從、接收老師的指令,鐵定會壓抑或破壞與同學之間的情感;班長若是向同學傾斜,班級秩序鐵定管不好,萬一老師生氣責怪的話,粉容易變成「代罪羔羊」─吃足老師們的排頭。

班長們就像「夾心餅乾」般,經常處在「左右為難」的狀況中。

有些早熟的孩子,由於跟老師們長期密切接觸,早早學會觀風向、看大人臉色,學會怎麼「取悅重要的大人」,「不假思索的服從強勢者的聲音」,在矛盾中求生存,變成了個「表裡不一」的傢伙。

有些膽子大的,由於有老師們「撐腰」,權力粉大,明著是管理秩序,暗裡反而成了欺壓同學的小霸王;更有些可憐的孩子,為了在家人面前,保有「班長」美名與榮譽,不惜委屈忍辱,成了受盡老師與同學的雙重折磨的「受氣包」。

因此,我認為,班長這職務,一般孩子最好別碰,除非老師素養特好,知道適時解開他與同學間的矛盾與錯結。否則,班長,粉容易變成某些粗心偷懶的老師們壓抑孩子們的工具。

孩子若長期處在大人與同儕的矛盾關係中,不但不利於人格正常發展,所謂的領導才能,也未必真能「培養出來」喔!

就像某些研究報告統計的結果一樣,小時候的「模範生」,由於太早失去屬於孩子的「童真」,長大後,得憂鬱症的比例偏高呢!

班長這種東西,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好「當」。

而老師們,處理自己不在教室時的狀況,最好也要細膩一點,不可以全然信任班長處理方式〈到底都還是孩子嘛〉,對於犯錯學生們也要給予「辯解」的機會。不要讓班長與同學之間,產生太多的矛盾或誤解。

其實,真有領導能力的孩子,不當班長,長大後,一樣能揮他的影響力與長才!家長們千萬別「想太多」。

2011年12月3日 星期六

校園怪現象之十一: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記功嘉獎制度


最近當我看到這些因為學童午餐回扣事件,而在媒體現身的大校長們時,不禁倒抽一口冷氣。

原來學校行政人員,粉多人是以搞錢為目的的在辦學呀!而縣府的行政督導單位,也是以灑錢、花錢為目的的在辦教育呀!

行政體系與學校人員長期互利互助,專搞些與學生、教育搭不上線的活動。

怪的是偏偏就有那麼多行政人員願意灑熱血,浪費寶貴的時間去配合演出,使得教育局營造出一陣陣熱鬧非凡的辦學績效。

在這些活動背後,最為奧妙的就是中小學老師的記功嘉獎等考績制度了。

為了提升行政人員的參與熱情,靠著這套記功嘉獎制度,行政體系高枕無憂的混過了四、五十年。

這套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賄賂式的嘉獎制度,就像根大骨頭般的,全程制約操控著所有想要更上層樓的老師們。

行政人員或是主動或是被動的爭取機會,辦活動,有了活動,有了排名,則記功嘉獎。有心「向上」的老師們趨之若鶩,為了搶這根骨頭,有時不惜明爭暗鬥、相互廝殺。

靠著這套積分嘉獎制度,也培養了諸多所謂的「人才」。

但是這些能辦活動、能做績效的老師們,時時刻刻考慮的,到底是自己的升遷,還是學生的受教權益呢?這實在粉讓人懷疑!

而這套源於戒嚴時期的獎勵升遷制度,說難聽一點ㄦ,其實是一種現代型的「愚民政策」。與古代科舉,差別不大。

這也是使得多數行政人員不重視學童的受教權益〈多數人是說一套,做一套,當了組長,想當主任,當上主任,誰不想當校長〉,學校變成功利主義墳場的主因。

教育難道沒有自己的目標與目的嗎?教育一定要用那些奇奇怪怪五花八門的活動來帶動嗎?老師們在教育問題上都沒有自己的看法與疑惑待解嗎?

我認為午餐回扣透露出來的訊息是,我們的甄選人才,培育人才的管道與過程,有著極大盲點,這不單單只是「法治教育」概念不足的問題,而是整體教育環境早已「道德崩盤」的先兆。

2011年12月2日 星期五

校園怪現象之十:「辦活動」並不等於「辦教育」


最近一波波的午餐回扣事件,把許多中小學校長的惡行,像照妖鏡般,一一打出了原形。

午餐回扣牽連範圍頗大,人數眾多〈當務之急應該是找出少數不收回扣的校長吧,而且其他縣市的狀況呢?難道......〉,但我一點ㄦ也不同情這些人。

算是罪有應得吧!

他們大概作夢都沒料到,會有這一天吧!

這些無恥的校長們,在縣府行政人員眼中,不都是炙手可熱,可用、能用的好人才嗎?

校長們到底是怎麼樣的從中小型學校,「榮升」到大型學校的?他們的辦學績效又是如何來的呢?

為什麼績效這麼好的校長們,卻幹出這種讓人不齒的醜事〈這絕對不是校長儲訓的法治教育出了問題而已,而是我們甄選人才養育人才的過程中,有了極嚴重的道德瑕疵〉?我們的教育行政督導單位,難道眼睛都瞎了嗎?

坦白說,四、五十年來,台灣的學校教育早已偏離正軌,偏離學生的需求而不自知。

多數學校行政人員眼中,只有配合上級評鑑、訪視以及主辦大型炫耀式活動,獲得上級長官的垂青與關愛,才是讓自己「步步高升」的不二法門。

活動辦得越大越多越好〈最好能買通記者讓訊息上大報〉,成就所謂的「辦學績效」。

然而這些煙火式的活動,雖點綴了平靜的校園生活,但是頻率太高的活動,其實反而可能是一種「反教育」喔!

我曾經遇過一位瘋狂辦活動的校長,從禮拜一到禮拜五,天天辦活動,某些行政人員不但不勸導,而且刻意努力迎合。

學生每天在眾聲喧譁中,幾乎無法靜下心來,好好上一天課。

學生認知程度大幅下降,無心向學,但是,誰在乎呢?

之後,這校長還步步高升到更大更好的市中心學校去了呢!

我認為教育行政單位的績效主義,縱然不是「主犯」,至少也稱得上是「幫兇」吧!

希望從今以後,教育行政單位的上級長官們,考察校長們的績效,別再在活動或評鑑上著墨太多,好好務實的,去關心幾樣與學生生活學習相關的事項,做點ㄦ有「品質」的考察吧!

如果限於人力物力,無法考察,那就放棄「以辦大型活動」為考察校長績效的模式吧!這種績效考察方式,找到的可能都是「不務正業」的爛校長喔!

也就是說,不管是老師,行政人員或教育督導單位,通通需要「解嚴」

因為,辦活動並不等於辦教育呀〈外行看熱鬧,內行則看不到門道〉!這兩者,真的「差粉大」呢!

也許,對於「教育」來說,最先應該去除的就是那種「將本求利」的功利主義心態吧!或許,沒有「活動」就是最好的「活動」,沒有「效能」就是最好的「效能」吧!

轉貼

廖玉蕙:精英特訓的語文競賽

【聯合報╱廖玉蕙】 2011.12.22 02:27 am


前些日子,應邀擔任教育部主辦的一百年全國語文競賽的評審。

以為只是小規模的作文比賽,下了高雄高鐵站,被突如其來的大陣仗給嚇了一跳。等候的遊覽車好多部,評審不下兩三百人,規模堪稱浩大。光是張羅吃和住就所費不貲(評審搭飛機或高鐵來,住宿漢來大漢店,聚餐圓山飯店),遑論動用的人力和物力了。

教育部不惜砸下經費,年年舉辦這樣的比賽,所謂「以文會友,以友輔仁」,讓全國師生來個大規模的華山論劍,也趁此機會展示語文教育成果,看起來合情又合理。但同樣的活動舉辦超過一定年限,總得回過頭來檢視成果才是。如果勞民傷財之外,還落入窠臼,甚或逐漸走火入魔,卻仍援例埋頭苦幹,就未免不切實際了。

因為是全國性競賽,事關學校榮譽,所以各師範院校及中小學師生,無不摩拳擦掌,希望能為校爭光。有趣的是,每位參賽者都配備有專人指導,學生若得了獎,指導的老師或校長就可以敘獎,對將來的升遷大有裨益。因此,得失心使得比賽走了樣,本來是輕鬆的學習成果切磋,卻搞到緊張兮兮的舉辦特訓,將參賽者集中訓練,日夜打拚,以便大舉進軍。而十四種原住民語言或客語的師資不足,明明端賴家長指導,得了獎後,對該語言一竅不通的掛名指導老師,卻無功受祿,也非常不公平。

因為賽事已持續甚多年,為免題目重複,出題老師開始絞盡腦汁,務求艱深。譬如:字音字形比賽,一字多音及不常用的僻字紛紛出籠,如國小的「日削月朘」、「檇李」;國中的「黟然」、「覶縷」;高中考「覿面」、「芣苡」;老師要寫出「彝倫攸斁」、「贔屭」、「恫瘝」等,全是一輩子都可能用不上的僻字。何況,必須在十分鐘內寫完二百字,參賽者只能搶時間作答。而類似的集訓久了,再艱深的題目都難不倒後,語音比賽除了變身成為體育競賽—比速度之外,還相當吹毛求疵:二、三聲符號的一提一勾,筆畫還被要求須工整得符合比例。

今年,我受聘評審教師組作文。發現所有的文章幾乎成了統一格式。起承轉合外加八股地引證名言佳句、成語格言。參賽者顯然先背誦了不少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名言,然後再設法一一嵌合入文章中。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學生的學測作文根本就是這些老師文章的翻版,既無創意,也無心意,作文成為中外名人的嘉言競技場,幾乎沒有一句話出自肺腑。

另外,據說朗讀比賽的題庫約莫有三、四十篇古文,學生在學校先行反覆練習到抓狂,然後在評審面前搖頭晃腦、抑揚頓挫,近乎表演。朗讀的目的,是藉吟哦掌握文章的音樂性,幫助我們閱讀時了解聲情,或寫作時找到最適當的字,對學生而言,是很好的訓練。而這樣的比賽則完全失去提倡朗讀的初衷,朗讀變成拙劣且不好看的秀場,這樣的比賽到底為了達到什麼樣的目的!真的讓人不容易想清楚。

總之,將資源集中少數人,又集訓、又敘獎的語文競賽,訓練少數秀逸份子過關斬將,從班級、校內、校際、縣市直達全國,一路扶搖直上,把教育搞成精英特訓,對語文教育的推廣真有實質的效益嗎?強烈呼籲革新比賽內容及評審標準,甚至讓類似的活動適可而止,止於縣市層級,不必然得讓孩子翻越城市藩籬成為打遍天下的無敵手吧。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教授)


【2011/12/22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廖玉蕙:精英特訓的語文競賽 | 名人堂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6797131.shtml#ixzz1hGeg3Eeb
Power By udn.com

2011年12月1日 星期四

魚刺


我在菜市場的路邊攤上,看到野生色目魚〈我不愛吃養殖魚〉,興沖沖買回家,中午弄了片魚,煮稀飯給他吃。

他把整碗稀飯原封不動還我,說:「想謀殺我,也不必這麼麻煩,色目魚魚刺這麼多,叫人家怎麼吃?」

我一陣錯愕,原來他不肯吃魚,只是因為「魚刺」太多。可是,哪條魚沒有魚刺呢!

他飲食習慣超怪,不吃青菜,不吃所有瓜類蔬菜,不吃有刺的魚。

我細細想了好久,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飲食習慣與階級,息息相關。

他娘出身良好,這些瓜類蔬菜和帶刺小魚,都是窮人吃的食物,有錢人才不吃這些低下食物,他們只吃貴得嚇死人的鱈魚、鮭魚,吐透魚等大型魚薄片。

我從小在鄉下,經常餓得發抖,天天期待餐桌上除了鹹冬瓜之外,能夠有一條小魚出現。

娘偶爾買條色目魚煮湯,我都嘛當作人間美味,吃得連骨頭都啃碎不肯放過呢!

色目魚魚刺多,我一點ㄦ也不在意。

他受到不自覺的生活習慣制約,所幸他並沒有染上虛榮浮誇的惡習,不會吃魚到底還是小事一樁呀!

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林偉欣眼科診所







可能是巧克力吃多了,前幾天,我的左眼卡卡的,有種異物感。

爬山回來時,我順便在林偉欣眼科診所掛了號〈感謝全民健保,聽說在西方國家看病不但要預約而且需苦等多日哪〉。

因為下雨的關係吧!等候的病人粉少〈平日診所裡真是人山人海〉。

護士小姐先量眼壓,正常。

林醫師粉快幫我檢查左眼,他說我的角膜舊傷復發了。

前年論文完成前,眼角膜曾經由於切菜時被竹筍跳起來撞傷。壓力太大吧!之後還長了一圈眼球皰疹,真是嚇人。

所幸,經過林醫師細心處理,有驚無險,都安然度過。

我們三重的眼科以前是粉沒水準的,粉多醫師常常都嘛只會幫病人「洗眼睛」,有些配鏡的眼科,眼鏡貴得離譜。

這幾年,情況慢慢有些改善。

林偉欣醫師在正義北路開設的診所已經好些年了,醫師以他親切誠懇的態度,專業又細心的為每一位病人服務。

醫師瘦瘦的,看起來粉年輕,不過據說已經有四十幾歲了。醫師雖然看起來年輕,卻也曾在地區醫院擔任過主任級醫師,經歷相當完整喔。

這是一位充滿敬業精神,又粉樂於與病人溝通的現代型醫師。

看診應該是粉辛苦吧!但是每回看到他時,醫師總是笑嘻嘻的,他是樂在工作而且十分關心病人的好醫師。

診所裡每天門庭若市,病人粉多。

誰說三重人沒有水準?像林醫師這樣的好醫師,大家都嘛非常喜歡而且以他為榮呢!

林偉欣眼科診所資料
地址:三重市正義北路366號之1號
電話:2989─6272 2989─6292
看診時間:週一到週五:上午9:00─12:00 下午3:00─9:30
國定假日上午9:00─12:00
週日休診

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快快樂樂出門倒垃圾











孩子小時候,都嘛是我在倒垃圾。我身體比他靈巧,上下樓速度快粉多。

後來,孩子們漸漸長大了,我讓兩個孩子輪流去倒垃圾,晚上車來人往,視線又差,總讓人擔心。

這些年,我們都退休了。他終於「良心發現」,開始幫忙倒垃圾了。

但是每回看他肥胖的身軀,氣喘吁吁的,上上下下爬樓梯,總是有些不忍心〈懶人好不容易願意動一動,似乎也不是壞事〉。

問題是倒垃圾時間都粉匆忙,我們又住四樓,往往聽到鈴聲往下衝時,情況實在有些「危急」,尤其他這麼胖,我還真擔心他會出什麼差錯呢!

最近,我開始提前出門,拎著垃圾到公園等垃圾車,一邊等垃圾車,一邊好整以暇,輕輕鬆鬆的運動。

他原先不以為然,他認為我提了大垃圾袋走半個公園去倒垃圾看起粉蠢。後來他忍不住也「跟著我」去倒了幾次,終於也體會到心境的改變─我們把倒垃圾當成了另類休閒活動了。

從此,我們不必像瘋狂的狗ㄦ般,一聽到鈴聲,就急匆匆瘋狂飛奔出去。除了垃圾車的氣味不太迷人之外,其他一切,都粉平安喜樂。倒垃圾,再也不是樁需要冒著生命危險,每天非做不可的苦差事。

真沒想到,倒垃圾,也可以這麼輕鬆愉快,只因我提前了幾分鐘上路。古人說:「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果真有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