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生命共同體

                      溪頭倒下的大神木   2017  8   10
生命漸漸走入尾聲
好像樂曲演奏到最後
只聽到似有若無的餘音
最近常不經意的想到
某一天的到來
世上的一切
粉快地都將成為幻影啊
大病後的人生觀
改變真的粉大
生命突然變得十分輕巧起來
處理事情也不再拖拖沓沓
彷彿隨時有著離開這世界的準備
只有他
讓我煩惱
不喝
不吃
天天往街上去
一天換一家
津津有味地吃著外食
這一年來
他耳朵漸漸聽不見了
判斷力也弱了
火爆脾氣雖然依舊
但漸漸沒了體力來添柴火
生氣歸生氣
也顯得無力
室外毒辣的陽光
燃燒掉了我所有的耐性
為了他不肯好好吃飯喝水和走路
我大發雷霆
可是
他一點兒也不緊張
反嫌我多事
我用粉難聽的話罵他
嫌他
說完
我就後悔了
為什麼
越老
兩人
越難相處呢
每個人
從自己的原生家庭吸收的養分不一樣
年紀越大
原生家庭的印痕刻記
越老越清楚
我老娘是粉負責任的超級媽嗎
她費盡一生心血
只為了養育我們
我遺傳到娘的堅毅固執
堅定守住實踐生命該負的任務
絕不向現實
輕易妥協
上回
返鄉路上
娘吃日本料理
上到最後一道甜點時
不吃就是不吃
所以
雖然兩人都有糖尿病和高血壓
反倒看起來
比他健康啊
夫妻
人家所謂的生命共同體
到最後
卻指向了相反的兩個方向
這撕裂
也只能證明
生命從來不可能共同擁有
每個人的生命
最終都只能走向自己想去的方向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乳癌五周年慶


時間過得好快
自從發現癌細胞
開刀
至今
足足五年多了
更年期症候群消失無蹤
每天11點左右(11點之前看股票啊)
出門去菜市場
陽光正熱
我通常會在六合公園的樹蔭下
做順氣(平日早中晚都有做20分鐘喔)
喝完熱開水
然後
才去市場閒蕩
逛完市場
在大太陽底下
走到大同南路
買件衣服
再沿著正義北路的騎樓
走回來
每天都走得滿頭大汗
回到家
換下衣服
才開始煮飯
晚上
天天陪他繞著中正堂走一圈
順便去六張公園吊單槓
客廳開冷氣
我躲在廚房用熱敷墊敷我的關節
整個晚上
臭汗滿身
睡前
我喝米粥
加上水煮花生
肥肉長了一大圈
電子錶紀錄我每天走15000步左右
偶爾一兩天會去菜市場賣衣服
早上起床前
或散步回來後
我躺在床上
屁股頂住牆壁
先抬腳
後分開
讓下肢血液回流
所以
下肢腫脹
靜脈屈張
情況大為好轉
精氣神都粉不錯
看起來
還可以活粉久
沒看醫生(只有去洗牙)
沒吃過藥
癌症患者能不能存活
我覺得跟個性有關
軟弱
保守
習慣自怨自艾的人
不容易存活下來
叛逆
不服輸
自我中心的人
通常死不了
因為
這種人
包袱最少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大家都來賺錢錢啊(公務員開放兼差 老師們也可以補習?)


因應
軍公教退休金大縮水
政府擬開放公務人員“兼差”
這讓我
不得不
想起
當年
那苦澀的年代
民國661031日(我是65年師專畢業)
台灣第一條高速公路通車了
從此帶動
台灣
每年兩位數的
經濟成長
從民國6580
十幾年間
台灣號稱亞洲四小龍
民間經濟十分活絡
這是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
我曾問過提著水桶、抹布到府洗車的女士
月收入居然有5萬多
菜市場、夜市擺攤
月收入動輒一二十萬元
但政府為了抑制通膨,
刻意壓低軍公教薪水
軍公教薪水
大概就是現在基層勞工的22K
微薄的薪資
不足以
養家活口
然而教書
卻又是個頗受人尊重的正當行業
放棄又有些可惜
於是
學校老師們
遂偷偷摸摸搞起補習來(當時通說是養鴨子)
小五
小六
中高年級老師們
超搶手
人人搶著教高年級
因為可以搞補習賺外快啊
參考書書商絡繹於途
本錢150元的參考書
老師賣350
測驗卷一本80
老師賣200
有督學到學校查核
全校把參考書偷偷藏在講台下
高年級學生畢業時
若把學生名冊送給國中英、數、理化補習班
則有更豐厚的報酬
政府三令五申「嚴禁補習」
卻也只是睜隻眼閉隻眼
說說而已
當時
老師們的薪水
真的太低了
政府為了維持經濟成長
犧牲了佔全民少數的軍公教
有時
口碑好的老師
家長配合度又高的話
下班後
補習養鴨子賺得的錢
是薪水的兩、三倍喔
有人光靠補習
賺了數棟精華區的房子
不過
話說回來
老師們
不偷
不搶
這也是辛苦賺來的血汗錢
我有同事
長年兼差搞補習
不到50歲就過勞猝死
留下龐大房產
造福妻兒
也有些能力不足
甚或
自命清高的
就只能天天吃陽春麵配滷蛋啊
我從來未曾加入補習行列
不是我自命清高
而是
我從不相信
補習
可以救孩子
相反的
我總認為
過度學習是粉可能把學生的學習胃口搞壞的
這補習費
我一毛也沒賺過
可是
參考書
倒是賣了兩回
因為
全校每個人都在賣啊
書商在放學後
用大卡車
把參考書
一綑綑的公然放在教室
迫於同儕壓力
我不得不妥協
這些鳥事
讓我的職業生涯
染上了些許陰影
使得我的回憶
無法更理直氣壯些
現在
老師們薪水尚可
但是
面臨退休金可能大縮水
而政府又開放兼差
那讓人迷惑又有損老師尊嚴的
課後收費補習
測驗卷
參考書
等等行為
會不會
捲土重來
或死灰復燃
古人說
衣食足
方知榮辱
二十幾年來
老師收費補習這件事終於在中小學以下的校園絕跡了
提高薪資
果真可以養廉啊
又或許
老師們可以課後兼差
開計程車
擺地攤
做仲介
或保險推銷員
但是販賣知識的課後補習
攸關學生受教權的公平性
是否該明令禁止呢

我們是否又會重新回到了
那讓人
有些不安
有些心疼的貧窮年代
究竟時代是在進步還是退步
真讓人有些疑惑啊

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32160



阿傑是我師專同學也是同事。
阿傑老婆是專業保母,
從年輕時就幫人“帶”小孩,
她個性溫和有耐性,
對孩子也很有愛心,
很受媽媽們信任。

最近退休金地板價32160元,
幾乎定案了,
同學們見面,
個個愁容滿面。
只有阿傑兩手一攤,
笑說:
「沒關係,讓我老婆多帶兩個孩子,保母費就比我退休金多一倍啦!」

想當年,
我家老大剛出生時(民國71年),
台灣經濟每年都兩位數成長,
我的薪水卻只比奶媽多3000塊;
當我薪水9000塊時,奶媽薪水是6000元;
當我薪水12000時,奶媽薪水是9000元。

32160退休金地板價,
讓我的經濟狀況立馬“回到從前”(40年前)了。
所幸孩子已經長大,
也沒房貸要“養”了。

看著電視上綁著馬尾的年輕立委,
正義凜然、義正嚴詞的數說軍公教退休金是如何的不公不義,
如何的讓國債難以負荷。
我十分確定,
我領的退休金絕對不會是這些領著千萬年薪的投機分子所貢獻的血汗錢。

我為國家賣命工作30年,
當年經濟每年都兩位數成長,
台灣各行各業通通都賺大錢時,
我卻飢寒交迫(冬天沒錢買外套我曾一連穿上五件衣服方能禦寒、
孩子從沒吃過麥當勞,
只能偶爾吃吃路邊的陽春麵),
上有高堂老母要奉養,
下有孩子、房子要付貸款,
最窮時我一個星期只能用500元買菜和零用。
那時,這些號稱時代力量的年輕立委在哪兒呀,
可能還沒出生吧!
我前半生為國家工作,
政府為了壓抑通膨,
刻意給軍公教超低薪,
我領的退休金有一半是政府欠我的薪水啊。

32160元不是沒法過活,
而是“不能”生病。

老爸前幾年“先”走了,
老母尚在,
沒請看護,
沒住養老院,
可是,萬一呢!
母親今年86歲了,
以後的事,誰知道呢!

上回我在“絕食區”遇到一位大姊,
她說她娘住療養院,
身上插兩管,
還請了看護,
一個月費用56000元,
她和弟弟兩人分攤,
她說退休金若剩3萬塊,
她只能跳樓。

砍退休金沒關係,
如果政府把“長照”搞定,將來,
不管是我、還是娘,
病了、倒了,政府馬上接手照顧,
讓我無“後顧之憂”。
退休金領少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

延伸閱讀 

政府瘋了嗎

32160的魔咒        薛承泰

去年在網路上查詢「32160」,發現是旅行社說明從東京到札幌列車的來回票價。如今「32160」大家耳熟能詳,是因為政府為公教年改設了「樓地板」,只要退休每月低於「32160元」,就不必砍!何以是「32160」?那是公務人員委任四職等(通過普考的職等)的薪俸。政府為了降低衝擊,將社會福利的「排富」,應用到退休制度的公法權益上,並不恰當,而且還可能產生以下五個魔咒。
相信不少人聽過名嘴與執政黨立委在政論性節目中,理直氣壯的說,「每月32160元還不夠生活嗎?去看看那些薪水拿不到三萬元的年輕人,還有平均退休年金拿不到兩萬元的勞工,他們怎麼辦?」筆者稱此為「均貧魔咒」,因「立法委員與官員的薪資是否也可以是32160元呢?而一個小時談話性節目,每個名嘴平均講不到十五分鐘話(或謾罵),為何可以拿數千元?」一碼歸一碼,年輕人低薪責任在經濟、勞工年金偏低是因為繳得少,至於通告費該拿多少,就聽名嘴怎麼說!
第二個是「普同性魔咒」。既然32160稱之為樓地板,政府若因不同行業而設不同樓地板,形同加深「行業不平」。若採一樣的樓地板,因軍勞年金財務比公教更吃緊,又不得不砍所得替代率,政府如何給軍人與勞工交代?特別是勞工,因政府聲稱勞工退休年金太低,保障不足,這不啻賦予勞工主張32160樓地板的正當性;可是勞保財務窟窿不僅最大,而且越來越大,政府如何走這步險棋呢?
第三個魔咒是「骨牌效應」。軍公教十八趴,在民國八十四年以前恩給制時代,不論是作為政府向軍公教借錢的利息還是薪資的延長給付,當前政府以「制度設計不當」解讀,並針對32160元以上落日。基於相同理由,政府對八十四年以後的退撫制度則採調降所得替代率,無視於「政府負最後支付責任」法有明文。如果民間保險公司如法炮製,廿年前利率高時所賣的儲蓄險,因近年利率的下降或匯損,保險公司可以用「當年利率設計不當」為理由,設立一個門檻,片面毀約來降低給付嗎?
第四個魔咒就稱之為「吃小賠大」吧!政府宣稱這次公、教年改可分別省下七千三百億與六千七百億元,這個數字可能是五十年的精算結果,政府不明說,好用來標榜豐功偉業!其實,政府只需計算實施後五年,每年在十八趴補貼與退撫基金所節省的金額即可;然後,再計算這五年政府因公教延退所增加的支出、年輕人減少工作機會所帶來的社會成本、優秀公教出走競爭力的下挫,以及部分退休者家庭陷入貧困而增加的社會救助。這樣就能看出是「吃小賠大」還是「豐功偉業」了?
「制度更不穩定」是第五個魔咒。政府目前只處理年改最小的部分,即做為「補充性年金」的十八趴,實施後第一年可減少一四五億支出;至於公教所得替代率調降,因人數不多減少基金支出也有限,可能不及政府打算每年挹注勞保的兩百億元!改革至今未碰觸核心,即已引發年長者少領,年輕人將來卻未必領得到的疑慮;尤其保險費率按新法節節調升,而人們薪資仍停滯時,年輕人壓力將更大,那才是夢魘!況且32160元門檻,因物價上升日後能不調整嗎?今年討論基本工資調整的時間快到了,32160的後座力,不可小看!
(作者為台灣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