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4日 星期三

父母永遠不可能是孩子的朋友


旅日女作家十分自豪地說
自己與先生是永遠平等的朋友關係
而且雙方還彼此約定
隨時允許對方有100%的自由
而對於一雙兒女
女作家也自認
親子關係也像朋友
天啊
看到這兒
我為女作家捏了一把冷汗
女作家也未免太樂觀啦
請問
現實世界裡
有哪個孩子真的願意把父母親當朋友的呢
如果孩子們只把父母親當成朋友
那麼
孩子需不需要指導者呢
孩子們在幼兒期或兒童期
自主性 判斷力 思考力都不成熟的階段
孩子可以完全不必接受父母親的指導嗎
孩子真的只需要朋友
不需要父母嗎
這樣完全自由長大的孩子
會不會變成無法無天的小霸王
或是完全沒有危機意識的自大狂呢

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

老大哥的千萬存款


我去猴洞幫三貂嶺的舊里長找房子時
遇到這位老大哥
我看到他屋頂上炊煙裊裊
想說
真是今之古人啊
現在煮飯燒柴的人可是很少的啊
我走進屋裡去問他
順利租到老大哥隔壁的房子
昨天
我去看舊里長整理房子的進度
他告訴我
這位老大哥雖然有三個智障的孩子
但是卻沒有辦法申請低收入戶
原因是當年老大哥在台灣經濟風風火火的七八十年代
靠著勤奮樸實的態度
在菜市場賺了很多錢
據說存款大概也有千萬
所以申請低收入戶
根本不可能通過啊
這事
其實
讓我好生感慨
七、八十年代的台灣人
只要不是領死薪水的低階工人
隨便路邊擺個地攤或開計程車
收入可能都是我薪水的幾十倍啊
軍公教在那個年代
十足是被剝奪賺錢機會的新貧階級
誰也沒想到
八十年代以後
台灣經濟江河日下
再也回不了頭
領個稍有餘裕的退休金
在政黨刻意操弄攻訐下
被批判得體無完膚
退休金
最終將只剩下32160
接著
我們馬上就要“重溫”年輕時的貧窮惡夢了啊
延伸閱讀
我恨國民黨
到底是誰受到了社會剝奪

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

也是選舉惹的禍


三貂嶺的一整排房子
最近被地主告發侵占
居民因為年代久遠
住了三代的老房子
都沒去做“房屋登記”
官司敗訴
立馬被拆
居民們欲哭無淚
舊里長夫妻居然住在冷風颼颼的涼亭裡
在這寒流來臨的冬天
讓人十分不忍啊
我問新任里長
房子拆了
地主能做啥
他說
這是河川地
不能蓋房子
啥也不能做
天啊
這地主買這土地當時
應該是不清楚這狀況
更慘的是
為了討回土地
跟居民打官司打了10幾年
據說也花了上百萬元
我聽旁人轉述
據說後來地主十分後悔
因為害得村人流離四散之外
自己也沒得到任何好處
真是害人又害己啊
其實
我隱隱覺得官司背後
有著一種詭異的氣氛
有人為了選里長
故意在官司訴訟期間搧風點火
拆房
逼走某些跟自己不合的人
所幸
最近
我幫舊里長已經在猴洞找到了間石頭房子
屋主以很優惠的條件出租
舊里長整理好之後
就會從冷颼颼的涼亭搬到猴洞去了喔
地主賭氣拆房
真的還不如大家好好商量
讓屋主按時繳納租金
還更划算哪
從瑞芳、九份到平溪、菁桐
很多老房子都是沒有權狀的
有的地主也早就失聯
根本沒來收租金啊
可是
現在的法令越趨嚴格
非住宅區土地
一律禁建
買這些地區的土地
或國有林地
都要很小心
其中國有林地不但拒絕轉讓而且不准轉租
千萬別花冤枉錢
買房或買地之前
最好去地政事務所

把地籍資料查清楚再說

我的鄰居癌友


我山上的鄰居
今天又去醫院做化療啦
雨霧濛濛的山裡
院子裡靜悄悄的
只有一群餓得皮包骨的貓咪縮在牆角
看著愈顯得寂寥
我上回勸他
化療別做啦
看他桌上堆著滿滿的o
我說
喝碗魚湯可能比吃o素好啊
最近o素不見了
我去瑞芳買菜
都嘛會多買兩條鮮魚送他
就算是我的“癌友”吧
以前他雖然一直都對我不太友善(故意在我的出入口放一隻超兇的大狗嚇我)
我就當做忘了啊
老天也有好生之德啊
看他日子應該也不多了
我也不免有些兔死狐悲物傷其類的感覺啊
生命這麼短暫
他大概作夢都沒料到自己這麼快就要跟人生告別了吧
其實
癌症如果早期發現
開刀拿掉
存活率都蠻高的
身上長出腫瘤
就像糖尿病 高血壓一樣
就是全身循環出現了問題啊
水喝太少的就多喝水
工作太勞累的就要趕快放下工作多休息
太閒缺少活動的
就趕快出去找事做或多運動(像我跑出去市場賣衣服就對啦)
一定要馬上改變原來的生活習慣和思考模式
我罹癌之後的日子
說真的
過得比之前任何時期都更開心更踏實
我把每一天都當最後一天在用
煩惱全部跑光光
我幾乎要感謝我的癌症啦
我的鄰居是末期食道癌
雖然食道癌癒後都不錯
但是
我看他
是不太樂觀了

2018年2月11日 星期日

原來股市大跌 就像百貨公司週年慶啊


今年開春
其實
我是有危機意識的
到底
大盤已經漲太久了啊
所以
我就挑了幾隻殖利率還不錯的股票先買了
豈知  越買越多
完全忘了危險
自以為防禦型股票
而且又在長線低檔
應該不會有事
哪知米國道瓊竟然大地震
連我的配息股也一起被拖下水
看看存摺
原先留了一百萬要等低檔加碼的錢
不知不覺地都用光了
原來
股票沒理由的大跌
其實就像百貨公司週年慶啊
女人最愛週年慶撿便宜啊
問題是你最好平常很節儉
資金控管好
否則
錢都花光了
週年慶也只能流口水罷了
這回大地震
我學到的 一課是
沒事別亂進場
等週年慶開打
才有便宜貨可撿啊
記得曾看過一個報導
有個女生
平常都不買股票
一年只進出幾次
而且都是股市大跌的時候才下手
每次都賺很大喔
原來
忍耐
才是投資股票
最重要的修練啊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當愛情遠去


 有人說,在沒有戰爭的年代,愛情可以是人生戰場上最慘烈的一場戰役。這話可是一點兒也沒錯。多數人在愛情這場戰爭中,傷痕累累,榝羽而歸,成功的少,失敗的多。

嚴格說來,所有的愛情,其實都只是個人自我投射的幻覺。

 當愛情來臨時,我們並非真的愛上某個人,我們愛的只是自己想像中的對方,這種自我投射與對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無關,而是由於對方的特質,促使愛人們做出了超乎尋常的想像。然而這些想像幾乎都是一廂情願而且不符合現實的。

 因此之故,當人們動了真感情時,往往很可能把“狗屎”看成了“黃金”。愛情本質上只是一種盲目的、自我投射的幻覺。
 所以,愛情無法像親情或友情那樣持久。愛情就像冰淇淋,只要過了保鮮期,粉容易融化而且變質。

根據研究,愛情這種「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忘我的熱戀期,大概只有八個月到一年半,過了這時間,戀人們就會紛紛從雲端跌回人間。

回到了人間的戀人們,漸漸看清楚了對方的真面目,不堪忍受的,分手了;不太失望的,或始終沒有睜開眼睛的,結婚了。這就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真相。

由於愛情這種「忘我」的特質,導致愛情或婚姻結束的時候,許多人不但受到極端幻滅的痛苦,而且「找不回」原來的自己。因為在愛情〈不管是靈還是肉,皆是〉中,人都嘛只知道愛別人,誰會想到到自己呢〈時時刻刻算計利害得失的人,是永遠與愛情無緣的囉〉!

 戀人們這種失去自我的挫折和痛苦,可能比事業失敗或考試落第還難忍受,因它是無邊無際的絕望。失去的自我,就像掉落滿地的拼圖,你必須慢慢的,很有耐心地從各個角落,把它一張張拼回來。

失去愛情的戀人們,為了找回自己,每個人都很絕望也很容易失去理性,甚至,有人想殺了對方、或自殺,也有的則甚至用恐嚇糾纏的手段去騷擾對方,其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找回失去的愛人以及失去的自我。

殺了對方,真能洩憤嗎?殺了對方,你就能把失去的“愛”找回來嗎?你就能把“自己”找回來嗎?用這種自我毀滅的錯誤方式去找回「自己」,通常只會陷入更大的危機當中。

當愛已成往事,也許,你心頭有許多的不甘,有許多悔恨;你一定要學會放下,留住心中僅存的一絲絲美感,作為終身的回憶與紀念。

當人家已經「不愛」你的時候,你必須努力的把愛「回收」,找回失去的自己,好好愛自己。這是你唯一不會受制於人的聰明事ㄦ!


當你努力愛自己的時候,失去的愛情就再也傷害不了你啦!
愛情,雖然粉美好;沒有愛情,卻讓人活得更真實更有力量。

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小鳥下蛋也需要一個窩啊


我家廚房外面的陽台,每年都有小鳥來築巢,鳥媽媽鳥爸爸把窩做好以後,就準備下蛋、孵蛋,一段時日後,小鳥出生,日漸茁壯後,全家離巢他去。

根據新聞報導,目前台灣有327萬人月薪不足3萬。然而台灣房價有多高呢?一個年輕人若買新北一間普通公寓,最少也要1000萬元。頭款不談,不吃不喝月繳3萬的話,必須繳333個月,也就是最少30年才能繳清貸款。為了買一間棲身的小公寓,值得付出一輩子的青春歲月去交換嗎?台灣買房痛苦指數全球第二名,房價與所得比之高,超英趕美,只輸給香港。

小鳥沒有築巢之前,是不會下蛋的,新婚夫妻若沒有自己的窩,怎麼能“安心”生養小孩呢!低薪、高工時、又加上天價的房屋,年輕人買了房子就養不起孩子啊!


年輕人不生小孩,只是剛好而已!